白宗魏

编辑:饯行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5 22:32:4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白宗魏 满洲正白旗人,居津鬻画,擅山水、人物、花鸟、走兽、墨画尤佳。于扇头写重楼复阁极尽其能事。其花鸟。走兽画多细笔,颇似沉铨。曾入录渠画会,于1927年10月12日上午10时,跳楼身亡。
本    名
白宗魏
所处时代
清朝
民族族群
满洲正白旗人
去世时间
1927年10月12日上午10时

白宗魏人物简介

编辑
白宗魏,北京满族人,其父清末在朝为官,家道殷实。白宗魏在幼时即从师学画,在北京小有名气。民国初期,白宗魏父母双亡,因两个兄弟吃喝嫖赌,家道随即败落。1925年春,他被迫来津谋生,住在南市福星客栈,以卖字画度日。同年8月,白宗魏娶舞女金铎为妻,从这时起,他的厄运便开始了。 结婚初期,金铎尚能恪守妇道、洁身自爱,并辞去了舞女的职业,一心在家料理家务。但随着生活一天比一天艰难,过惯了纸醉金迷生活的金铎开始对丈夫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时常抱怨自己嫁错了人。为了满足金铎无止境的欲望,白宗魏只有晚上拼命作画,白日拿到福林阁去卖。

白宗魏坠楼始末

编辑
有一天,福林阁忽然来了两个阔主,进店后即对白宗魏的画大加赞赏,并用300元买下了其中的两幅。适逢白宗魏不在店中,这二人对店主说:“过两日我们还来买画,让白画家在此恭候。”按五五分账的规矩,
白宗魏画作
白宗魏画作 (14张)
福林阁留下一半画款,交给白宗魏150元。白宗魏得款后欣喜若狂,拿给金铎看,金铎也非常高兴,说:“我们马上就要时来运转了。”两日后,白宗魏早早来到福林阁。正午时分,那两人果然来了,但进门后并没有理睬白宗魏,只是一心选画。最后两人挑出三幅画,让伙计包好,付了500元转身便走。白宗魏忙上前拦阻,连连作揖请教两人尊姓大名。其中一人开言道:“你连他都不知道吗?他就是褚玉凤!我是八善堂的杜笑山。”闻此言后,白宗魏急忙将钱抓在手中,往杜笑山的怀里塞。原来褚玉凤是时任直隶督办兼省长褚玉璞的哥哥,褚玉凤本人无任何所长,完全依仗其弟的势力在津横行。杜笑山拦阻道:“褚老爷不光看上了你的画,而且想和你交个朋友!”白宗魏听了此言后连称“不敢高攀”。褚玉璞提出要到白宗魏的住处看他当场作画,白宗魏慷慨应允。
褚玉凤、杜笑山真的是看中了白宗魏的画吗?当然不是。褚玉凤好女色,终日花天酒地。不久前,他与杜笑山在南市天宝班冶游,在福星客栈小憩时,听说该栈住进了一个白姓画家,画虽一般,其妻却貌美无比。褚玉凤闻此言后对白宗魏之妻垂涎欲滴,杜笑山说:“这事就包在我身上。”随后便有两人花大价钱买画之举。
杜笑山曾在津开办“南善堂”。1926年春,褚玉璞当上直隶督办后,杜笑山不遗余力地为褚玉璞筹措巨额资金充作军费,从而得到褚的赏识,两人结为“把兄弟”。为讨好褚玉璞,他还把原来南善堂附设的小学校改名为“蕴山”小学,这两个字分别取自他和褚玉璞(号蕴珊)的别号,以示两人关系亲密。
杜笑山在褚玉璞的支持下,将天津的北善堂、崇善东社、引善社、公善社、备济社、济生社、体仁广生社及南善堂8家慈善团体合并在一起,取名“八善堂”,打着慈善的幌子,到处聚敛资财。
褚玉凤、杜笑山二人随白宗魏到了福星客栈,白宗魏招呼金铎出来招待贵客。金铎应声而出,褚玉凤一下子就看呆了。此后,褚玉凤常趁白宗魏不在,以购画为名到福星客栈看金铎,赠予她大量珠宝首饰。8月的一天,杜笑山来到客栈,将金铎引至新旅社二楼的包房内,杜笑山说要找伙计叫饭推门而去。金铎坐定正在纳闷之时,忽见帘笼一挑,褚玉凤一步迈了进来,并将房门反锁。金铎马上明白了杜笑山、褚玉凤的用意,没有挣扎就任褚玉凤摆布了。此后金铎昼出夜归,褚玉凤亦公开携金铎招摇过市。
白宗魏知悉后,屡次到新旅社寻金铎未果。后在八善堂找到了杜笑山,杜笑山威胁白宗魏说:“褚爷看上金铎,那是她的造化,也是你的福气,上千元买画的钱不是已经进入你的腰包里吗?”说罢令人将白宗魏拖出八善堂。白宗魏回到福星社客栈,羞愧难当,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一怒之下,铺开纸张,用毛笔饱蘸着仇恨和冤屈,将褚玉凤、杜笑山合谋霸占其妻金铎的经过,写成一张控诉状,揣在怀中,坠楼自尽。
此案一时轰动津门,但并未影响百货大楼于1928年1月1日的隆重开业。当日,鼓乐喧天,鞭炮齐鸣,下野总统黎元洪剪彩揭幕。千万顾客一拥而入,竟日川流不息。
位于天津和平路金街上的百货大楼,始建于1926年,历时一年竣工,由中原公司投资47万元兴建,时称中原公司百货大楼商店。该楼由关颂声、朱彬、杨宽麟等中国工程师设计,并结合基地条件,参照了香港、上海两地各大百货公司的蓝图,由夏兴公司投标包工,时为天津的最高建筑。站在塔楼上不仅能够俯视海河,更能鸟瞰天津全貌,但就在1927年10月12日工程即将竣工时,却发生了画家白宗魏的坠楼案。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画家 人物 书画家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