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托德

编辑:饯行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12 23:42:49
编辑 锁定
玛丽·托德英语:Mary Todd Lincoln,1818年12月13日-1882年7月16日),美国第十六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的夫人,银行家的女儿,1841年与林肯结婚,有四个儿子。她出身美国南方,在内战中因同情南方叛军曾经受到批评。她在第三个儿子死后精神崩溃,被大儿子罗伯特·林肯送进精神病院
中文名
玛丽·托德·林肯
外文名
Mary Todd Lincoln
国    籍
美国
出生地
美国肯塔基州列克星敦
出生日期
1818年12月13日
逝世日期
1882年7月16日
毕业院校
肯塔基州贵族女子学校
信    仰
长老教会
主要成就
美国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夫人
银行家的女儿
美国第一夫人
安葬地点
伊利诺伊州春田市
逝    世
美国伊利诺伊州春田市
子    女
RobertTodd、Eddie、Willie、Tad
配    偶
亚伯拉罕·林肯

玛丽·托德简介

编辑
玛丽·托德(1818—1882),美利坚合众国第十六任总统的夫人。
年轻的玛丽·托德典雅大方,谈吐优雅,气度非凡。她总对自己的姐姐说:“我要成为总统夫人。”没人不认为她是在说梦话。
跟随命运的指引,她来到小城斯普林菲尔德。这里有州议会,刚刚形成一个新的政界团体。
不久,玛丽发现了众人中最有才华的两个:高个子林肯和矮个子道格拉斯。他们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个聪明、漂亮的女孩,并同时开始追求。
道格拉斯比林肯年轻几岁,政坛上已有不小名气,人们都认为他前程似锦。他坚定、刚强、野心勃勃,一生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一个目标:入主白宫。当看出玛丽将会是他权力竞争中的得力帮手时,他马上开始了自信而又毫无顾忌的追求,极尽赞美、奉承之能事。
林肯,一个长相丑陋、毫无名气、负债累累的小律师。当时白宫还从未在他脑海里形成任何概念,就如他从未想过要去登上火星一样。他的追求犹豫、畏缩、一进三退。
玛丽·托德不顾姐姐姐夫的极力劝阻,执意选择了小律师。她后来说道:“我当时想,他终有一天会成为总统,因此,我选择他。当然,他的形象的确不怎么好看。”其实是因为她看到了林肯身上的潜力,她能预见到林肯一定会有出息的,同时她渐渐的厌恶林肯的竞争对手道格拉斯,对他人品极为不屑,纯碎小人行径,认为他以后不会有什么大成就的。
谁曾想到林肯竟然在婚礼当天逃婚了!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这个出身名门、有钱有势的贵族小姐矜持地保持了沉默,并固执地继续等待。
两年后,他们再次举行了婚礼。
二十年后,林肯与道格拉斯在总统大选中对决。共和党的林肯获得一百九十万票,民主党的道格拉斯获得一百四十万票,林肯胜出。
玛丽终于进入了魂牵梦萦的白宫,成为第一夫人。然而她的兄弟及亲戚们都在叛军中(蓄奴制的南方)任职,与她丈夫作战,她得不到周围人的信任。苦闷的同时,她的虚荣心和妒嫉心继续极度膨胀。在丈夫为战事殚精竭虑、夙夜不眠的时候,她一心购物,参加舞会,莫名的与丈夫争吵,并在任何场合辱骂军官或部长夫人,成了妒妇与悍妇的代名词。
她的好胜和妒嫉到了可笑的地步:她几乎与丈夫所有得力部下都交恶,她不允许任何女士在进餐时走在她前面,甚至还记下每一个与她丈夫交谈超过五分钟的女士的名字。(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她是当时这世界上最了解林肯的女人)
天意从来高难问。从不怯懦的玛丽注定要在人类历史上扮演不平凡的角色。命运之神不停地鼓风加薪,让她的每种性格都在极端与疯狂中焚烧,永不熄灭。她极端的权力欲在一定程度上使当年的林肯加快了攀登的步伐,而后来极可能又是她那无与伦比的妒嫉心挽救了美利坚合众国第十八任总统格兰特的生命。
威名赫赫的格兰特时任北军总司令。战争纪念日那天,林肯夫妇与格兰特夫妇准备一起去戏院看戏。因格兰特夫人害怕神经质的玛丽会在群众向他们欢呼时大发肝火,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决定不去了。她和格兰特于下午离开了首都。晚上,国父林肯在戏院被支持南方叛军的话剧演员布斯暗杀。
林肯死后,玛丽托德神经错乱。在疯人院住过一段时间,最后疯疯癜癜地死在她与林肯结婚的那所房子里。

玛丽·托德家庭背景

编辑
玛丽·托德出生在美国南部肯塔基州的列克星敦,她的家族历史是非常辉煌的,祖父辈参加过美国独立战争,还当过将军和州长,父亲罗伯特·托德作为一名年轻的上尉参加了1812年反击英国人入侵的战争,后来罗伯特在政府中任职并担任了肯塔基州银行的行长。
虽然生活在有着如此显赫地位的家庭中,但玛丽·托德的童年却是不幸的,七岁时她的母亲就去世了,丢下了她和她的几个兄弟姊妹,他们的父亲又娶了一个叫贝特西的女人,这位继母为玛丽·托德添了一大群弟弟妹妹,后来玛丽·托德始终认为继母和她的孩子们夺走了父亲对自己的关爱。
玛丽·托德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文化教育,她就读于家乡一所法国人开办的贵族学校,能够流利地读写法语,遗憾的是良好的教育对玛丽·托德那容易冲动和好发脾气的天性没有产生多大影响,部分原因是她有令人苦恼的先天性头疼的毛病,因此她不太容易和周围人处好关系,再加上她那与生俱来的几分不可一世的高傲,使人们对她更是避而远之。

玛丽·托德人物轶事

编辑
玛丽·托德曾在肯塔基州一所贵族女子学校读书,讲的是一口当时美国上层社会中引以为荣的带点巴黎口音的法语。她对服饰及外表极为讲究,还常常将她的“阔祖宗”挂在口上,因为她的祖父、曾祖父和曾叔祖做过将军和州长。
林肯为人谦逊和蔼,而玛丽·托德却孤傲自大、心胸狭隘、嫉妒心极强并十分任性。林肯觉得和这样的女人结合,是不会得到什么幸福的。于是,就很坦率地告诉她:两人不如现在分手!
没想到,玛丽·托德一听此话就嚎啕大哭起来,这一下可把林肯弄得手足无措!因为,他那颗“慈悲”的心是最不忍心看到女人啼哭的。他深恐损坏了这位贵族小姐的名誉,于是就吻了她的手并收回了自己的成命,但他要她答应一件事:就是她一定得好好改掉她的坏脾气。
玛丽·托德满口答应,于是他们的婚约关系就这样保持了下来。
不幸的是,玛丽·托德的脾气并没有改
自从1842年她与林肯结婚的那一天起,林肯就交上了厄运,这种厄运像幽灵一样缠绕他长达23年之久,一直陪伴着他到生命的最后一页。林肯的夫人不但脾气暴躁而且喜怒无常,对别人十分挑剔。婚前,她常拿服侍她的女仆当出气筒,婚后,林肯就变成她的“箭靶子”。
每当林肯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就会喋喋不休。她对林肯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看不顺眼 ── 嫌林肯的头长得太小,手脚长得太大,鼻梁不直,下腭突出,看上去像只猩猩。
她最看不顺眼的是林肯走路的姿势,她认为林肯走起路来脚提得太低,没有气派,活像个印第安人。她成天逼着林肯在房间里学她的步法,一定要他在走路时先将脚趾着地,因为这种步法是她幼年时从那所贵族女子学校中学来的。
林肯在当律师时,曾和厄尔利夫人合住在一幢小房子里。厄尔利夫人是一位寡妇家中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常常和林肯夫妇共进早餐。厄尔利夫人的日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有一次我们三个人在恭候进早餐时,林肯先生在专心看报纸,没有听清楚夫人讲的话,也没有答她的话 ── 没想到,林肯夫人竟将一杯热咖啡泼到林肯的头上!
我实在看不过,只好站起身来用毛巾替林肯抹去了头上、和身上的咖啡残渍。林肯先生真是好脾气,他坐在椅子上没有吭一声,隔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道:“大雷之后,必有大雨!”
林肯曾在斯普林菲尔德当过好几年检察官,这是一个偏僻的城镇交通很不方便,所以那里的十一位检察官平时都住在家里,只是在开庭时才来到这里。而林肯则不然,他即使在法庭休会时,也住在斯普林菲尔德肮脏的小客店里,忍受着蚊子和臭虫的叮咬 ── 而不愿回到家中,听他太太没完没了的唠叨和责骂声!
林肯是一位幽默而又风趣的人,对任何人都不摆架子。
他当总统后喜欢人们叫他“林肯先生”,而不要称他为“总统先生”,玛丽·托德则不然。她既傲慢又爱虚荣,非要所有的人都称他俩为“总统先生”和“总统夫人”。
有一次,一位跟随林肯多年的老仆人,当着玛丽·托德的面叫了一声“林肯先生”,她马上发脾气,跳起来指着这个老仆人的鼻子骂他:“无法无天的蠢虫”!从此后,再也没有人敢称呼林肯为“林肯先生”了。
一位跟随林肯多年的工作人员,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
林肯夫人出名的尖叫声不但传遍了白宫,有时甚至隔着马路,传到了白宫对面的老百姓家里。其中,常常还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
林肯在给他的朋友写信时写过这样一段话:
我现在是全世界活人中最不幸的一个!假如我把所感受到的痛苦,平均分配给地球上的每一个家庭,那么地球上将不会有一个面带笑容的人,我觉得我今生决不会再有快乐日子了。
林肯逝世后,美国人民缅怀他的心情与日俱增,他在美国人民心目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因此「悍妇玛丽」的名声自然也越来越响了。在今天的美国,“林肯夫人”差不多已经成了悍妇的同义词。
林肯解放了黑奴,改变了美国的历史,但却无法“解放”自已,他在痛苦中度过了一生。这真是一大悲剧。
词条标签:
人物